低么?”琳琅答:“是庾子山的《春赋》

时间:2019-08-22 作者:admin 热度:
气来,旁边那人担心地叫:“六少!”慕容沣蓦地回过头来:“都他妈给我闭嘴!”那人原是慕容沣的心腹慕僚何叙安,他甚知这位主子的脾气,当下便缄默不语,慕容沣却只恶狠狠盯着尹静琬:“快说!”
  她眼波幽幽,唇角却勉强浮起一缕笑意,低么?”琳琅答:“是庾子山的《春赋》。”知她并不懂得,稍停一停,便道:“就是写春天的词赋。”宜嫔见案上博山炉里焚着香,那炉烟寂寂,淡淡萦绕,她神色安详,眉宇间便如那博山轻缕一样,飘渺若无。衣袖间另一种奇香,幽幽如能入人骨髓。不由道:“你焚的是什么香?这屋里好香。”琳琅答:“不过就是寻常的沉水香。”目光微错,因见帘外繁花照眼,不自觉轻轻叹了口气,低声念道:“池中水影悬胜镜,屋里衣香不如花。”见宜嫔注目自己,便微微一笑,道:“这句话并无他意,不过是写景罢了。” 
  她应该摇头,这件事情应该快刀斩乱麻,他应该尽快离开这里,她应该回家去。可是不晓得为什么,他那样望着她,她就软弱下来,终究还是点了头。
  她应了是便告退,已经却行退至暖阁门口,皇帝忽又道:“等一等。”她住了脚步,皇帝走至面前,凝望着她良久,方才低声道:“我心匪石,不可转也。”她心中刹那悸动,眼底里浮起朦胧的水汽,面前这长身玉立的男子,明黄锦衣,紫貂端罩,九五之尊的御用服色,可是话语中挚诚至深,竟让人毫无招架之力。心中最深处瞬间软弱,竭力自持,念及前路漫漫,愁苦无尽,只是意念萧条,未知这世上情浅情深,原来都叫人辜负。从头翻悔,心中哀凉,低声答:“我心匪席,不可卷也。” 
  她有好些字不认识,认识的那些字,零乱的凑在眼前……薄命……泪……愁绪……往事……窗前月……凄凉…… 
  她再也支持不住,无力地坐倒在雪地里,四周都是彻骨的寒冷,地狱一样的寒冷。那人看着她,眼底只有惊骇,马灯的那圈光晕里,无数的雪花正飞落下来,绵绵的雪隔在她与他之间,无声无息地坠落。她像是只瑟瑟发抖的小兽,茫然而无助。一朵绒绒的雪花落在她的睫毛上,盈盈地颤抖着。她绝望地看着他,嘴唇微微地哆嗦,那声音轻微得几乎连她自己都听不清:“严大哥。”
  她在花厅里喝了茶,方坐了一会儿,忽听门外有女子娇柔的声音叫了声:“哥哥。”她回头一看,是位二十出头的女子,样貌虽然并不十分美丽,可是眉清目秀,一望就是位极聪慧的小姐。这女子见花厅里有生人,不由止步不前,静琬不知她的身份,也不便称呼,只好笑了笑,含糊打了个招呼。正在犹豫的时候,听到走廊上皮鞋的声音,正是慕容沣来了。
  她在前面就下了车子,门上的人自然熟识她,笑道:“尹小姐来了?六少还在后面开会呢。”她不知情势如何,答应了一声,顺着走廊走到那座青砖楼里去。正巧沈家平从楼中出来,一见着她,不由露出一丝喜悦,不动声色地道:“尹小姐好。”静琬答应了一声,问:“六少呢?”沈家平道:“刚刚开完会,常师长正拉住六少在发牢骚,还有徐统制,三个人一直说到现在。”一面说,一面就向静琬递眼色,静琬心中怦怦乱跳,穿过大厅,走到后面的花厅去,近侍替她推开门,她一面往里走,一面就笑着道:“六少,你答应人家的事,怎么半分也不放在心上。”
  她站起来往后退了一步,皇帝的声音还是如常的淡然:“你去换碗冰碗子来。” 
  她这样痛哭失声,一下子醒过来,只觉四下里寂无人声,屋子里本开着一盏小灯,珍珠罗的帐子透进微光,明明是在自己的卧室里,只听见床头那盏小座钟,嘀嗒嘀嗒地走着,才知道原来是梦魇。可是犹自抽噎,心里怦怦乱跳着,早已是一身冷汗,薄绸的睡衣汗湿了贴在身上,也只是冰凉。她想着梦里的情形,真是可怖到了极点,心中害怕,慢慢蜷回被中去,对自己说道:“是做梦,原来只是做梦,幸好只是做梦。”就这样安慰着自己,方又迷糊睡去了。
  她这一病来势既猛,缠绵半月,每日吃药,却并无多大起色,那发热时时不退,只是昏昏沉沉。迷迷糊糊睡着,恍惚是十二岁那年生病的时候,睁眼就瞧见窗上新糊的翠色窗纱。窗下是丫头用银吊子替她熬药,一阵阵的药香弥漫开来,窗外风吹过花影摇曳,梨花似雪,月色如水,映在窗纱之上花枝横斜,欹然生姿。听那抄手游廊上脚步声渐近,熟悉而亲切。丫头笑盈盈的说:“大爷来瞧姑娘了。”待要起来,他已伸出温凉的一只手来按在她额上。 
  她这一说,佟贵妃不由抬起头来,宜嫔道:“这明明是珍珠,哪里是东珠了。再借我十个胆子,我也不敢用东珠来作钮子啊。”端嫔轻笑了一声:“原是我见识浅,眼神又不好,看错了。”宜嫔素来不喜她,不再搭腔。 
  她这一晚睡得极踏实,人是累到了,心里也只是倦意,总归是回到家中,沉沉地睡了一晚,竟然连梦都没有做一个。睡到中午才起来吃了午饭,尹楚樊离开乾平已久,一回来就去忙着生意了。尹太太陪着女儿,怎么也瞧不够似的,不外乎问她在承州的种种情形。她怕母亲担心,只拣些不相干的话说,母女二人正絮絮地说着话,忽然吴妈进来说:“太太、小姐,许少爷来了。”
  她怔了一下:“是……是我。”
  她怔了一怔,但皇帝问话,自是不能不答:“甲辰甲子戊辰……”皇帝廖廖数笔,便略一凝神,问:“康熙二年五月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569980890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