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门踢开,震耳欲聋的加油声排山倒

时间:2019-09-21 作者:admin 热度:
 
  我坐在摇摇晃晃的床上,看着天花板。其实连那扇锁不起来的烂门也应该换掉。
  我坐在椅子上,看着吊挂在擂台上方巨大的六面角巨型电视发呆。
  屋顶上到处都是子弹呼啸的声音,建汉他们就快到了,要是炸弹引爆了可不妙。
  无妨,要看就让你看个够吧,只要你开始害怕,就没有所谓的时机。
  无呼吸连打愕然终止!
  无时无刻,这里都弥漫着一股让人闷得透不过气的咸味。
  吾校精诚中学当然也不例外。
  五年了,坐在计算机前,头一次找不到写作的坐标。
  五千名群众吶喊着他们身为小人物的梦想,我彷佛成了打倒强权的代言人。
  五人一齐纵声大笑,恐怖的笑声回荡在礼堂中。
  午餐有时是鸡肉炒豆芽加五碗大白饭,有时是几颗鸡蛋加乱七八糟电炒饭。
  夕阳很美,但我的眼皮有些累了。
  夕阳下,廖英宏、杨泽于、我,跟超级苦主许志彰一起半蹲在静坐室外,微风吹来淡淡的绿色香气,坦白说还不算太坏。
  希望在下一趟的美好旅程中,我依然能拥抱心爱女孩的笑颜。
  席间暂时一片静默。
  下山后,我回到那间空空荡荡连个电冰箱都没有的破烂小屋,倦怠地躺在床上听广播,不多久,刚刚从警校操练一天回来的建汉也回家了,他看起来十分疲惫,想来要当个警察也不是见容易的事。
  下山后的一晚便在打打闹闹的情绪中渡过。
  鲜血从我刚刚被打歪的鼻子里流了出来,我很开心地说:「看来我下次去看闪电怪客的时候,应该绕去秘密基地偷偷把他们的树屋拆了,哈!他们一定以为是恶魔党干的!」
  现在,我们已经很久都没听到闪电怪客行侠仗义的消息了,甚至也不知道他究竟还在不在这个世界上,搞不好老死了也说不定。
  现在的我,只能微笑,然后慢慢在心心姊姊的搀扶下坐下。
  现在是婴儿食品广告,我的大头鬼,这跟拳赛有什么关系?
  现在我练的这一拳,跟那一拳很像,却又不像。
  现在又到了我苦思该写哪个故事的时候。该轮到哪种题材了?武侠?奇幻?都会?爱情?异想?每一个故事都在大脑的灵感库里敲敲打打,咆哮着放它出去。
  像座小山的布鲁斯满身大汗将门踢开,震耳欲聋的加油声排山倒海远远袭来,我全身几百万个毛细孔在霎那间全打开了。
  小鬼眼睛哭着,跪倒在地上不再乱动。
  小女孩的妈妈接过小猪扑满,笑容满面地将一大袋玩具递给小女孩,小女孩像个小公主怯生生地拿着玩具袋,走在走廊的中间,将袋子里面的玩具仔细地审视一番,然后挑了一个出来,交给她面前的小朋友,一个接一个,大家轻声说着「谢谢」后,都接过了小女孩精心挑选的玩具。
  小女孩歪着头,问:「什么是充气娃娃?」
  小女孩走到我的面前,看了看我,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塑料玩偶塞在我的掌心,我点点头。是现在最受欢迎的超级英雄「蜘蛛人」。
  小拳馆里,汗臭是男人最豪迈的香水,破损掉线的拳套是男人获得尊重的记号。
  小拳馆里顿时安静下来,四周的汗水彷佛在瞬间被蒸散成无形的压迫感,七双眼睛打量着我跟建汉。
  心心捶了他一下,说:「那一挟持事件过后,宇轩借着我身上的音波余震发现了我的位置,藉个机会主动跑来认识我时,就被我一眼认出来,我对他也很有好感,于是当朋友几个月后,就这么开始交往。很不浪漫吧?」
  心心到柜台点海鲜,让我们三个男生在位子上有一搭没一搭乱聊、认识彼此,我也竭力使自己镇定下来。
  心心的眉毛喜悦地跳动,好像计谋得逞般的胜利。
  心心瞪大眼睛,又惊又喜说:「你要成为拳击手,怎么没在信里跟我提起过?」
  心心点菜回来,坐下笑笑说:「我们家的宇轩很不会讲话吧,他就是一副傻傻的样子,跟陌生人讲话笨得可以。」
  心心哈哈大笑,说:「宇轩的房间墙壁上,通通贴满了闪电老伯的新闻简报跟杂志,电影跟漫画也搜集了一柜子,就是缺一张亲笔签名!」
  心心很高兴地说:「真不简单,到时候我一定跟宇轩去看你的处女秀,可别打输了!打输了我一定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569980890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